快退休的马云:自己开了酒吧,支付宝进军监狱

  • 时间:
  • 浏览:29

  从支付宝和马云近日来的频频大动作来看,显然,马云已经在为退休计划做准备了,过去的13年里,共退休了三次的马云,这次真能成功退休吗?

  一

  监狱支付宝上线,每次最多1000元

  最先上线监狱支付宝的是北京监狱,正在服刑人员家属只要通过扫二维码便可以给服刑人员存款。这得益于北京监狱管理局通过与支付宝等国内主流移动支付平台的合作,特别上线了服刑人员综合账务管理系统。

  家属只需要打开支付宝,在“城市服务”界面,点击右上角的搜狐,输入“北京监狱”即可进入这一系统。综合账务管理系统与目前普通人们使用的支付宝、银行系统并无二致,同样都是为了给在监狱内服刑人员提供综合账户服务,包括狱内支付、家属存款、现金存取、保障卡等一系列服务;与此同时,监狱支付宝也对接了监狱内的购物电商、医疗等系统,实现了网上支付、实时结账的在线支付模式。

  这也就意味着支付宝通过技术赋予了监狱服刑人员同等享受技术进步的恩惠,这正是“技术普惠”的最具代表性的体现。在确保每个服刑人员钱财安全的情况下,还便于监狱监管方的管理,每一分花掉的钱都能清清楚楚的在支付宝上显示,节省人工操作的同时,也令管理更加流畅。

  但不同的是,监狱支付宝有一道智能管控的功能。家属实名认证后,在为服刑人员存款时,每次最多只能存1000元,用于补贴服刑人员的日常生活开支,每个月只能存一次,且这个账户的余额不得超过5000元。

  而且必须是家属进行支付宝存款,不得有他人发生存款行为。为此,家属身份等系列安全审核都交给了综合财务软件平台关联的狱内大数据平台智能完成,身份不符合时,所扫的二维码就无法通过,也就不可能存款。这个办法有效保证了资金的安全性,却极大地方便了家属与服刑人员转账的需求。

  二

  “更名换性”,支付宝的挑战

  实际上,就在几天前,支付宝还进行了一次的大动作。

  从启信宝信息显示,2018年12月18日,支付宝悄悄的改名了,由支付宝(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瀚宝(上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而更名的消息直到2019年1月8日才被媒体报道,网友惊呼,“支付宝改名了,我存在支付宝里的钱去哪里了?”

  显然,这一次更名引起了不小的惊慌,特别是作为国内最大的支付软件之一,不明真相的群众很容易理解为“支付宝跑路了”。

  随后,支付宝官方很快做出了回应:说明一下,支付宝的运营主体是“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并非“支付宝(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所以,此次是“支付宝(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变更,不是“支付宝”法人代表变更。另外,法人代表变更属于公司内部治理范畴,与实际经营情况无关。所以,花呗还是要按时还的。

  蚂蚁金服的公关也做出了回应:

  

  也就是说,此支付宝非彼支付宝,这次更名只是虚惊一场。

  尽管如此,这次更名或许也不是毫无缘由。此前,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关于支付机构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有关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要求所有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应于2019年1月14日前撤销人民币客户备付金账户,备付金将由央行接管。

  这份特急文件显示,支付机构应根据与中国银联或网联的业务对接情况,于1月14日前开立“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并将原“备付金交存专户”销户。

  通俗来讲,“备付金”也就是“准备金”,比如,我们常常在淘宝或京东等购物网站上买东西,消费者需要提前为购买的货品支付贷款,但是这笔贷款并没有直接打到商户手中,而是存放在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账户里,等到我们确认收货之后,第三方支付机构才会把款汇给商家,这笔款便是“备付金”。

  

  看起来一个人的备付金并没有多少,但在如今全民网购的时代,这笔备付金的利息就超出想象。特别是像支付宝、财付通这样的第三方支付行业巨头,其备付金所产生的收入可能逾百亿。

  分析人士指出,备付金集中上缴实际上对支付机构的收入必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尽管避免了一些支付机构挪用占有备付金的风险发生,但伴随而来的是曾经这块巨大的利润蛋糕也将会慢慢消失,支付行业也将迎来一段阵痛期。

  有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员表示,随着备付金集中存管、“断直连”等政策的推进,支付行业必然会有一段阵痛期,但这也推动行业向更为纵深的服务方向转变。

  支付宝方面已经表示,将积极落实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和断直连相关要求,目前,已经实现了备付金集中存管账户开立、缴存,交易断直连等工作。

  相较于淘宝、阿里巴巴来说,蚂蚁金服旗下最重要的一个独立产品便是支付宝。想必未来支付宝的这些挑战也将是马云在退休之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三

  马云的退休计划:教育、公益、开酒吧

  刚刚宣布完退休计划的马云,不得不面对这些挑战,而他也丝毫不敢停下半刻脚步。过去三个多月里,他的工作安排始终是满满当当,有时候甚至几天都是连轴转的状态,实在累了就在车上打个盹。

  而从去年9月份马云宣布退休计划以来,的确做了几件大事儿。

  据时代周报报道,近日,马云和谢世煌退出了淘宝公司的股权备案,增加了杭州臻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唯一的股东,而杭州臻希望则由张勇、赵颖等阿里目前的5为高管合资控股。

  而这一举动已经不是第一次减持操作了,在这次之前,马云和谢世煌已经进行了4次,分别对天猫网络、杭州阿里科技、阿里云计算和阿里巴巴广告公司的股权减持。

  对此,阿里方面表示,这是正常的VIE架构调整,直到2019年阿里巴巴将会全部完成VIE架构的调整和晚上,在那之后,马云和谢世煌的个人控制力将逐步减少,取而代之的是阿里巴巴合伙人和高管们的集体控股,以规避“关键人风险”。

  马云的“退休”计划显然已经提上日程了。

  在过去13年里,马云自己喊着“要退休”就喊了三次,但这次再公布退休计划时,马云曾提到过自己退休后想要改变世界的想法,这些想法包括公益、教育、环保、支持中国乡村教师、开酒吧、唱小曲、打击非洲盗猎等等。

  这些想法都在一一被马云实现着。

  1月13日,马云专门跑到海南三亚,在“马云乡村教师奖”的颁奖典礼上,跟百余位乡村教师和校长一起“重回课堂”,重温了三尺讲台。

  

  马云给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乡村老师颁了奖,获奖教师中最小的教师只有25岁,马云还亲自跟这位最小教师一起给孩子直播了三亚的海。直播中,马云时不时的微笑,还给孩子送上了新年的寄语。

  即便如今的马云已经是令世人羡慕的“首富”身份,但在他内心里,早年的教师经历仍然令他感到充实和快乐,还时常感慨自己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每个月拿九十一块钱的工资当老师的那几年。

  除了最伟大的教师事业梦想,马云还有一个歌唱梦。

  也是2019年的开年,马云在杭州开了一个音乐酒吧。有趣的是,酒吧取名“HHB平头哥”,与之前马云所开的芯片公司同名,都取“平头哥”这一名称。

  开业当天,包括汪涵、蔡康永、马东、高晓松、汪小菲、大S在内的影视、娱乐界等大咖纷纷捧场了酒吧的开业典礼,马云还在现场深情地演唱了一首《广岛之恋》。

  开酒吧的初衷,马云也在现场作了解释:“我拉了一些朋友搞了个酒吧,希望酒吧能红火起来,给很多被埋没的音乐的年轻人一个机会。”

  成就别人,也成就自己,这大概是马云退休计划中最想做的事情。当然,梦想也不止于此,马云还在全球范围内扩充阿里巴巴的业务范围,例如,他非常看好非洲的电商潜力。亲自到非洲扶植创业者,在全球各国积极推行包括物流、金融、移动支付和平台系统在内额电子商务基础设施eWTP,借助一带一路的机遇,拓展与沿线国家合作。

  不但如此,马云也关注海南自由贸易区(港)的建设,谈到海南“淘金热”时他表示,应该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建设数字自由贸易港 ,发展发展e-WTP(电子世界贸易平台),打破国内税制壁垒,运用区块链技术。

  距离马云自己宣布的退休日期还剩不到九个月的时间,历次的退休计划都因重重阻碍而无法实现,马云可以永远属于阿里巴巴,但阿里巴巴不会永远是马云的。因此布局多年的的合伙人机制也就有了用武之地。

  在天津达沃斯论坛上,马云曾说自己并不是“退”,而是一种“激流勇进”:“公司,我是退了,但我的人生进了一大步。”